文章正文
随笔由汇川年底演讲想到的
作者:管理员    发布于:2024-06-08 00:25:53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  几年前,美团创始人王兴干了一件让阿里巴巴颇有微词的事情:向媒体透露了一些他和马云、张勇会谈的话题。马云问王兴,你觉得我最强的一点是什么,王兴说是战略,马云说不对,我最强的是管理。

  任何大企业,都是管理的成功,只是当企业成功的时候,大家往往归功于战略,归功于团队,而当企业走下坡路时,管理这个问题,就会出来背锅。

  2月1号,汇川董事长朱兴明做了一次直播演讲,前几天,我们看到了演讲的文字稿。自从2018年从汇川的杂志上看到朱总的演讲之后,每年的春节都会关注下,而今年对于汇川来说,又是特殊的一年,股价和销售额双双过百,市值过了千亿。对于这样一个公司来说,用狼性、价格竞争力等词来形容,肯定是不够的。

  汇川脱胎于华为,而华为的管理,则是出了名的下功夫,数亿的咨询费,任正非也花了,面对反对的声音,只说了一句,咨询公司说得对的,我们就学,说得不对的,我们就不学。而管理这个事情,直接影响了一个公司能成为多大的公司。

  汇川从电梯行业变频器起家,到现在新能源行业、PLC、伺服等多个产品线均走在国内前列,这个不是偶然,背后除了有远大目标之外,管理的支撑肯定是最重要的因素。

  开发新的产品要有很多人,这些人怎么招聘,怎么协调,是一个非常大的管理问题。而一个集体,能打仗,打胜仗,除了管理之外,还需要同心协力,不然,再好的管理工具,对于一个人心涣散的集体,都是无法发挥作用的。而这个同心协力,除了管理之外,更多来自核心领导层的雄心壮志和号召力。

  一个公司的竞争力,决定于几个方面,管理强,文化强,方向感强。管理强,带来的是效率,在国产自动化品牌中,汇川无疑是效率最高的,不管是生产效率,还是销售效率,还是技术支持效率,朱总在演讲中也提到了,汇川的一个大优势是“快”,这是很多品牌做不到的。

  文化强,怎么算强?我觉得,当一个公司在相同薪资下可以吸引到其他公司的人才,这个就算强了,就如刘润前几天在公众号写到,他第一次跳槽,工资降了一半,从一个国内企业,跳槽到了微软。如果哪天同等条件下,汇川可以吸引到西门子的员工了,那就算是文化强了。

  前阵子ORACLE裁人,有人说ORACLE工程师不努力,其实不是的,这些工程师的水平很高,到了不需要拼996的水平,ORACLE的问题,在于失去了方向感,当一个企业大到一定程度,尤其是第二代领导人掌权的时候,方向感的问题会很突出。我们有幸生活在改革开放的初期时代,华为、三一、腾讯等等公司的第一代领导人还在掌权,同时,国内企业又处于攻势,只要向前去,都是市场。但大企业的反面案例也有,比如联想,就是典型的方向感缺乏。

  管理强的公司,会不会有变数?就如朱总演讲中谈到,一些有能力且很自律的员工离职了,这就是个变数。管理从本质上是个反人性的东西,那是否会有些人因为内心的渴望而选择离开?而这个离开,中层员工可能会成为渠道、行业集成,高层员工,则很可能会成为竞争对手。所谓月盈而亏,当管理到了极致,很多时候就是反人性到极致了。

  再把这个问题放大到市场上,市场是不是铁打一块的?肯定不是,就如汇川早年推出了一体式的电梯控制器,就是个打破原来市场格局的故事。而这种故事,在一些产品没有变化的市场上,也有发生。比如人机界面市场,十几年间,就发生了两次这样的故事。第一次是MCGS,昆仑通态这样一家从来没有做过硬件,只做组态软件的公司,以低廉的价格,和组态软件的理念来杀入人机界面市场,近十年来,逐步挑战威纶通,成为了国内人机界面市场的头部选手。而繁易,则以远程模块起家,再转战人机界面,也已经成为人机界面市场上不可小觑的参与者。

  如果要再加个玩家,就是西门子的Smart系列。西门子用Smart系列的触摸屏和PLC,给中低端控制器市场来了一次降维打击。

  这几个例子,说明,在方向感强的情况下,现有市场上撕开一个口子的可能性是很大的。尽管汇川变频器已经到了中国市场份额第一,并打算打造更多的第一,我想,在自动化领域,汇川伺服电机的份额第一,应该不是太大问题,但其他方面,是否还能拿到第一,可能还有很多要考虑的。比如,再来一个管理很强的公司,两家公司该怎么竞争?

  管理是否能复制?应该是能的,就如汇川脱胎于华为,就是一次成功的复制。那,管理都很强的对手,竞争是什么样的?我们拭目以待。

脚注信息
恒行5娱乐油漆涂料网站管理系统 Copyright(C)2009-2010   TXT地图 HTML地图 XML地图